当前位置: 太阳GG > 农业科普 > 正文

有机菜农,当地瓜农1周交百元可摆摊

时间:2019-11-12 07:36来源:农业科普
“我就是个‘菜农’,种菜、卖菜的。”呼和浩特市杨进东常用这句话作为自我介绍的开头,杨进东显得朴实又谦逊,完全看不出来呼和浩特杨进东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由呼和浩特杨

“我就是个‘菜农’,种菜、卖菜的。”呼和浩特市杨进东常用这句话作为自我介绍的开头,杨进东显得朴实又谦逊,完全看不出来呼和浩特杨进东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由呼和浩特杨进东创办的新阳是一家集有机食品和优质农产品生产、销售以及配送服务为一体的现代农业公司。创办至今,杨进东的新阳公司的销量增速之快让同行们惊讶不已。虽然目前公司规模还不大,但已有了一批较为稳定的企业和个人客户。“农业公司不好做,规模都很小,我们在国内有机农业里可能是第一品牌。”呼和浩特杨进东非常自信地说。呼和浩特杨进东不是一个沿着典型的“呼和浩特路径”成长起来的商人。杨进东受过良好的教育,做过央企职员,同时杨进东也掺和过家族生意;杨进东曾抛开一切,到美国帮助海外金融机构处理不良资产,做大开大合的生意。但2005年回国后,他创立了新阳,摇身变为一个“菜农”,还是个“有机菜农”。当时呼和浩特杨进东已经39岁,这是杨进东生平第一次创业。为什么选择做有机农产品?在呼和浩特杨进东看来,随着各种食品安全问题的出现,中国的有机食品市场留有很大的空间和机遇。而且,做有机食品不仅仅是一门生意,更是一份有社会责任的事业。呼和浩特杨进东对新阳的发展目标非常明确,那就是挖掘农业背后的品牌价值。“中国的生意,第一阶段是占有某种资源,第二阶段是占有某个产业,而现在是占有你脑子里的一个‘痕迹’,这就是品牌。”经过一年多的筹备,2007年,新阳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正式开张营业。两个问题摆在杨进东面前:怎么卖产品?向谁去卖?呼和浩特杨进东最初的推广模式并没有带来明显的效益,“那时候只想到外籍人士、高收入人群、孕妇等群体里推广”。但缓慢的销售进度让呼和浩特杨进东有些失望。有机西红柿20元一斤,有机黄瓜18元一斤,这样的价格如果放在菜市场,根本没有竞争优势。“有机农产品价格太高,消费者即使相信你是有机的,但还是会考虑是否物有所值。”呼和浩特杨进东坦言,在中国的大环境下,有机食品存在着很多困难。作为一个零售品牌,首先是消费者是否信任这个产品。在美国超市里,只要“Organic”,人们就相信它是有机的,但在国内市场,消费者的表现则完全不同。呼和浩特杨进东表示,此前,国内有机食品行业里出现了一些做得很好的企业。实体店的形式有助于让“有机”更贴近消费者,直观地建立信任关系。呼和浩特杨进东告诉记者,有机行业是一个看起来毛利率很高的行业。“你看这些有机水果蔬菜的价格,通常是普通蔬果的5—10倍。其实在生态环节,有机作物的成本和普通作物的差距没那么大,更多的成本来自宣传和推广。成本都用在如何让人们去信任有机食品并认可它。”所以,在圈子里,有机公司的规模通常很小,加之高额的推广成本,能赚钱的公司并不多。2008年,事情有了转机。受当年中秋节有机原料月饼销售火爆的启发,呼和浩特杨进东将目标瞄准礼品卡的销售和企业客户的开发。“有机蔬菜平时吃可能舍不得,但送礼是舍得的。”新阳定制了礼品卡,从298元到2998元共7种类型,每种礼品卡可选择6种不同的商品,包括有机蔬菜、野山菌、大闸蟹、澳洲牛肉等。对此,呼和浩特杨进东解释:“我们的产品分成三种类型:有机蔬菜和米;本身有一定价值的优质产品,如大闸蟹;全新的进口产品,如澳洲牛肉。客户送礼时,对方可能不欣赏有机米、有机蔬菜,但不会不喜欢别的种类,这让客户感到物有所值。”礼品卡的开发也为新阳打开另一扇门——企业客户。“截至目前,我们开发了一批企业客户,他们具备较高的购买力。”谈及新阳核心竞争力时,呼和浩特杨进东如此表述。目前,新阳的有机农产品已形成了成体系的种植标准。在选种上,新阳选择非转基因类种子,种植过程中不使用化肥,而是使用马粪、羊粪、豆粕等有机肥料混合发酵肥。为增强土地肥力,某些土地上还会种植一些绿色植物如苜蓿、三叶草等,长成后深耕入土当做肥料。在病虫害的防治上,不使用农药,而使用紫外线灯、诱敌灯等捕杀害虫,并严格控制温度和湿度。另外,由于长期在一块土地上种植同类蔬果很容易造成植物根部细菌的增加,轮流种植不同植物也是防治病虫害的手段之一。目前,新阳的产品来自三个渠道:一是自己租地、自己种植,如水果和蔬菜都来自北京密云穆家峪的农场;第二种是与合作社合作,新阳提供技术和资金,如与农民合作生产大米和大闸蟹等;第三种是进口产品,比如澳洲牛肉和阿拉斯加海产,经过严格检疫检验才能上市。目前,新阳的合作社模式已经远超新阳自己种菜的规模。新阳自种蔬菜面积仅百来亩,在合作社模式下,新阳拥有1000多亩土地用于水稻种植,1000亩阳澄湖水面来进行大闸蟹养殖。呼和浩特杨进东介绍道,合作社模式是指新阳和农户签约,农户提供场地和人工,新阳提供统一的养殖技术和养殖标准,分享市场信息和经营理念。“合作社模式的真正基础,是新阳能够将合作社的有机产品卖出去,且卖一个符合产品品质的高价格。”呼和浩特杨进东表示,新阳和农户签约时,不会确定具体价格,而是约定产品售价比市场上有机产品价格高出5%―10%。这完全符合呼和浩特杨进东提出的有机农业全价值链的梦想,呼和浩特杨进东更希望由新阳参与和控制育种、种植、收获,到后端的包装、仓储、运输、销售等环节,相信在未来“有机菜农“则是呼和浩特杨进东的天下。

室外烈日当空,走进冷库,一股寒气袭来。冷库里,是堆成小山一样的蒜薹。陈林抓起一把,对记者说:“你看看,入库快2个月了,这些蒜薹还是绿油油的,每根都很饱满,就像刚采摘下来的。”陈林是射阳县千秋镇农民,除了种植、经销蒜薹,他还是江苏省大蒜协会会长。千秋镇和周边几个乡镇是“中国蒜薹之乡”,蒜薹和大蒜种植面积有20万亩,是当地的特色高效农业。近些年,包括陈林在内的一些经纪人,共建了220多个冷库储藏蒜薹,上年5月份收购的蒜薹一直可以卖到次年4月,冷藏时间越长,价格越高。可去年这个时候,射阳县的蒜农却被一路下跌的蒜薹价格搞懵了:初夏时蒜薹收购价格每市斤2.4元,可到了盛夏,外地客商看了冷库里的蒜薹后,只给出每市斤1元的收购价。蒜农们惊呆了,这个价格基本上只相当于冷藏费用、贷款利息和人工成本的总和,蒜薹不就是白送了吗?越是不卖,价格越低。到了下半年,客商给出的价格每市斤只有0.5元太阳GG,!眼看着库里的蒜薹一天天干瘪发黄,最后,蒜农和经纪人只能忍痛亏本卖掉库存的蒜薹。粗粗算了下,全县蒜农和经纪人亏本超过1.8亿元。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蒜薹价格急速“跳水”?原来,除了去年蒜薹收获期间连续阴雨导致冷藏保鲜效果不佳外,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当地蒜农的收获方法有问题:采摘蒜薹时,习惯用蒜薹梢头打结,而蒜薹采摘入库后仍需“呼吸”,“呼吸”部位就在梢头。由于打结时损伤了梢头,冷藏时间一长,霉菌就会进入蒜薹,使蒜薹变得干瘪,梢头还会脱落,价格自然卖不上去。于是有专家建议,改用塑料绳捆扎蒜薹,因为山东等地的蒜农就是这么做的,蒜薹保鲜效果好。陈林一听,立马挨家挨户劝蒜农们改变传统打结方法,可人们多年来习惯用梢头打结了,很难推广,陈林只有干着急。今年5月12日,眼看又到了蒜薹收获季节,焦灼万分的陈林心一横,拿了两把蒜薹,一把是打结的,一把是捆扎的,直奔县委书记徐超办公室,把去年蒜农亏本的原因详细说了一遍。徐超一听,十分重视,当即请来县长吴本辉,一同商量改进措施。吴本辉又当场打电话,通知县里四个大蒜主产镇的镇长,要他们立即召集各村书记、主任和蒜薹经纪人,转达陈林的建议,动员大家改变传统方法,避免去年那样的损失。担心基层工作不到位,第二天,县领导又带着相关部门和乡镇负责人,仔细察看了储存蒜薹的冷库,并请陈林现场讲解,为什么要改蒜薹梢头打结的陋习。在蒜薹主产地临海镇,陈林给记者说起当时的一幕情景:镇领导召集村干部和农民经纪人开会推广新方法。有蒜农提出,蒜苗收获季节一家一户忙不过来,都是雇请外地农民,顺手用梢头打结速度快又省工钱;要是一把一把捆扎,费时费工不合算。镇领导心想,看来光是简单的动员远远不够,工作还必须做细。于是找来20名蒜薹采摘工,分成2组,一组仍然采用梢头打结的方法,另一组则改用捆扎的方法。半天下来一清点,用捆扎方法采摘的蒜薹数量,比用梢头打结的还多;而且,捆扎的蒜薹卖给冷库的价格也高,因为经纪人不必再解开梢头、重新捆扎,可以节约不少工本。这一下,蒜农们信服了,一传十、十传百,纷纷改用捆扎法。县农业部门趁热打铁,为蒜农们特制了有统一标识的塑料绳,上面印有产地和商标,不仅捆扎方便,卖相也好。谈起当时的情景,千秋镇射口村农民郑步所告诉记者:“就这么改了一下,蒜薹价格大不一样。年初蒜薹价格跌得那么惨,本来都以为今年最多每市斤卖一块三四毛,没想到卖到了两块五,种一茬大蒜,每亩纯收入有4000块,还不耽误种水稻!”记者在千秋、临海等镇果然看到,大量来自山东、河北、北京等地的卡车正忙着运蒜薹。“就因为这么一改,蒜薹变得能长期保鲜,一直能卖到明年4月。而且储存时间越长,价格卖得越高。过去是农民求着客商,现在是客商求着农民了。”临海镇党委书记韩步阳高兴地说,一截塑料绳,改变了一个不知延续了多少年的习惯,带来的是一亿多元的效益。省政府参事、资深农业专家刘立仁听说这件事,也很兴奋。他告诉记者,在农业生产中,农民会养成一些习惯,有的习惯是好的,有的习惯是不好的。“比如水稻插秧,早些年很多农民图省事,采取抛秧的方式,导致水稻产量不高。后来,省农业部门下大力气推广机插秧,现在我省的机插秧面积已经占了绝大多数,对提高粮食产量作用很大。”他说,射阳蒜农改变采摘习惯也是个鲜活的例子。尤其是,当地各级干部发现问题后,行动迅速,对新方法推广及时、工作到位,这对各地很有借鉴意义。

7月20日电城管、商贩、伤亡……这些关键词叠加在一起,格外引起社会关注。17日,湖南临武县,在与城管队员冲突的现场,自产自销西瓜的瓜农邓正加倒地不幸身亡。记者深入事发地了解到,城管执法中屡屡发生的暴力事件,深层原因耐人寻味。瓜农冲突中倒地身亡临武县临武大道一段被政府划为“农民自产自销农副产品临时销售区”,原本拥挤、热闹。而19日上午,记者看到这里空空荡荡。“死了人,没人到那里去摆摊了。”一位瓜农告诉记者。2天前,56岁的瓜农邓正加正是在这里与城管的冲突中倒地死亡。就在事发地稍远处和马路对面的人行道上,从县城周边赶来的瓜农们正忙着叫卖自产的西瓜。“今天没有看到有城管来管。”临武县政府18日发布的通报说,邓某夫妇10时许在临武县城解放南路原建设局路段违规摆摊卖西瓜,被县城管行政执法局执法三大队大队长廖卫昌等人上前劝离。因邓正加夫妇不配合工作,双方发生口角,县城管执法人员便暂扣了其四个西瓜。10时50分许,当廖卫昌等人巡逻至河滨路与文昌路岔路口,正在此处卖西瓜的邓正加、黄细细辱骂廖卫昌等人。双方发生肢体冲突,其间邓正加突然倒地身亡。死亡真相需等遗体检验报告邓正加死亡消息传开后,其亲属和附近群众迅速在遗体旁聚集。有人打出横幅指斥城管、要求政府调查死亡原因、抓捕肇事凶手,一时引发数百民众围观。在对尸体处置中,甚至发生了警察与死者家属、围观群众对峙、冲突的事态。据事发地点附近的居民反映,自邓正加死亡后,就陆续有群众围观和聚集。当晚九点半,记者赶到现场时发现,约有数百名群众围在尸体周围的道路旁边,当地警方也拉起了警戒线。临武县政府18日下午召开新闻通报会称,事件发生后,临武县党委、政府成立了调查组、维稳组、善后组等机构全力处置事态,公安机关也控制了涉事的城管队员。针对网传城管队员用秤砣打死瓜农的说法,当地官方称,据初步调查,城管队员没有用秤砣砸邓正加,具体死亡原因正在调查。经过死者亲属同意,已由郴州市的法医进行尸检,会根据尸检结果确定责任。记者获得的最新消息,18日晚,尸检已经结束,切片被连夜送往广东一家权威机构化验,预计尸检结果要过一段时间之后才能出来。届时,邓正加到底是什么原因致死,可望真相大白。临武县政府有关负责人表示,将坚决依法公正处理此事,尽全力妥善安排善后事宜。如果调查发现城管队员与邓正加死亡有关、存在暴力执法等行为,绝不姑息,将追究有关人员的相关责任。此外,将从此次事件中吸取教训,举一反三,改正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完善工作机制。

编辑:农业科普 本文来源:有机菜农,当地瓜农1周交百元可摆摊

关键词: